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觉 平

无量光寿,是我本觉。起心念佛,方名始觉。托彼依正,显我自心。始本不离,直趋觉路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推荐】 黄念祖老居士: 《无量寿经》讲记 第11集  

2016-09-28 10:43:20|  分类: 黄念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推荐】 黄念祖老居士:  《无量寿经》讲记  第11集 - 觉平 - 觉 平
 

黄念祖老居士:

《无量寿经》讲记

11集

 

1991年讲于 北京 中国佛学院 

点击此处观看视频 

 

  所以,现在为什么成就的人少?因为他并没有达到这一步。说是在那修,他是盲修(有的地方是),他不能“蹑niè 追踪,跟随)解起行”就蒙不到法益。所以,法,虽然是圆顿,但是行人的机很浅,“顿法”就成了“渐法”,“圆法”成了“偏法”。但是净土宗就不然,“人人能行,皆得真实之利,不劳断惑”,不需要你去为断惑而疲劳、而辛苦。

  “直出三界”,直出,出去了,不是一步一步的。有的要生到天上,然后再到色界、无色界,这么慢慢的出去。“故实为顿中之顿,圆满之教。”这是我把他这一段做点解释。以上这一段是日本人的。

  底下,看我们中国人的《圆中钞》。《圆中钞》是《阿弥陀经》的三种名注之一,第三位。《弥陀疏钞》、《弥陀要解》,再有就是《圆中钞》,幽溪大师的。

  底下括弧里头就是幽溪大师的话,“圆顿法门,亦必须先开圆解,而次修圆行”。这是一般的规律,修圆顿的法,你“先悟后修”。你先要开“圆解”,不是咱们这种理解。

  现在有很多人错会,以为我看书,我明白这个道理,我听了讲、查了《佛学大辞典》,我都能讲得下来。讲只管你讲,你的“解”不是“圆解”。所以要“悟”,“圆解”是属于“悟”。你要“先开圆解”,然后“才修圆行”,这是“信、解、行、证”。你的“行”怎么“行”?是在解之后的事情。修了之后你破“三惑”,“三”惑就是“见思惑”、“尘沙惑”、“无明惑”

  这三个惑,次第断。首先一般就是先断“见惑”,断了“见惑”就证初果,然后断“思惑”,“思惑”断尽成阿罗汉;还要断“尘沙”惑就成菩萨,“无明惑”断尽就成佛。所以四十一品无明,断一品增高一位,证了圆果那才真正的究竟,不退了。

  “今则。”《阿弥陀经》是怎么样?

  “但说彼土依正二报。”只说极乐世界的依报、正报,在这里头让大家“开解生信”,也没有说“开圆解”,不是这么要求。对于这个你能理解,你生了信心,《阿弥陀经》讲“若一日、若二日乃至七日”,七日持名能够达到一心不乱,临命终时就往生了。

  “以阶跋致。”就跟阿鞞跋致站在一块,同等地位。

  所以我们知道《阿弥陀经》,大家知道这是《阿弥陀经》的注解,《阿弥陀经》跟《无量寿经》是一部经。《阿弥陀经》称为小本,《无量寿经》称为大本,这是五浊恶世的“无上醍醐”,不需要开圆解就可以修,愚夫愚妇都可以用的

  当然我们要知道,我们这个照相机有个傻子照相机,傻子照相机谁都会用,你拿照相机一看,要多少光圈、要多少速度、距离准不准,这一切你都不知道,但是你只要会摁,一摁就拍好了,傻子都会用。这个照相机是好是坏?照相机它好,它有多少电脑在里头,它自动调制,不需要你考虑了。所以你不能因为这个照相机外号叫“傻子照相机”,因为傻子也能用,就看它不起。你还要花很贵的钱去买它,它的性能特别好,自动它就都找到了。所以愈是根器不好的人能够得利,正说明这个法门的殊胜。

  《圆中钞》所说的意思,跟以上所引日本大德的说法相同的。幽溪大师既然说这是“无上的醍醐”,当然也就是契理的、合理的、契机的,合乎大家根机的,最极圆顿的圣教,这是没有这么明说出来,意思是一致的。

  底下再引日本人的话,有叫《秃钞》,日本人的汉语,用了个“秃”字,中国人不大会用。他说“顿教”里头有“二教二超”,既然称它是“顿教”,他说顿“教里”头还有分别,这是日本这部书《秃钞》里头说的。

  “二教”是哪两个教?一个是难行圣道,一个是易行净土。

  “难行圣道”就是讲佛心的(参究佛心)、讲真言(密宗的),《法华》、《华严》等等的教,这是“顿教”,但是是个“难行圣道”。所以现在依这个而成功的人很少,现在大家听说开悟的人很少。密宗成就的,从解放到现在,大家所找到、所知道,公认有六个人,“即身化光”。但是十亿人口几十年来才只有六位,一亿中不到一个。十亿人要有十个人,那么还可以说几十年来,一亿中有一个,所以难!不是不行,它难,这是“难行道”。其余都是如此。

  二超,二种超,一种是“竖超”,一种是“横超”。

  竖超”,用自己的力量来修来断的叫竖超,完全靠自力

  但是净土,因为弥陀殊胜的大愿,实际是靠他力。所以太虚法师也判过它,说净土法门是“他力派、是果教门”。刚才说真言是密宗的一部分,因为在密宗里头殊胜的地方也是如此,是“他力派”,是从果上起修的。

  “真实由他力故,超越成佛之法也。”超越常轨而成佛,所以叫做“横超”。

  “横超之顿,持名顿中之顿也。”所以顿教有“二教”、“二超”,有难行、有易行,净土法门是易行;有横超、有竖超,净土之法是横超,持名是顿中之顿。

 “以上诸德咸遵善导大师之说”,这是根据善导。善导是唐代的大德,他在长安的时候,长安城里头几乎没有人不念佛,这个就了不起,一个城市之中几乎没有人不在他的感化里。所有供养他的钱都拿来写经,现在敦煌还找出来很多,都他那时候请人写的经;还有他自己亲笔写的。都是说本经是“顿极顿速”,这是日本人原话,“圆融圆满”。

    再把《甄解》的话拿来说,这是日本的名注。甄解》,称《无量寿经》是什么?是“专中之专”,要成专家,专门的学问,这是专中的“专”;“顿中之顿,真中之真”,真里面的“真”;“圆中之圆”,这个赞叹就到极点了。是“绝对不二之教,一乘真如之道。”所以判教应该这么判,这是圆、是顿,而且依他们这些说法,那是“极圆极顿”。

  上面引日本人的话引得多了,再看我们中国的大德,《弥陀要解》。《弥陀要解》虽然很薄,但是是蕅益大师从大光明藏自然流出的经典,他九天写出这部书,只花九天的时间。而这个书,下面我要引印光大师的赞叹,印光大师赞叹至极。引两段《弥陀要解》的话,“释迦一代时教”,他这一代的教化。“唯华严明一生圆满”,只有《华严经》说你这一生就圆满成就。一生圆满是靠什么来一生圆满,它的因是什么?就是在末后,《华严》最后一品“普贤行愿品”,十大愿王导归极乐,并且用这个法劝华藏的海会大众都同发心,同往生极乐世界。他感叹,“嗟乎!凡夫例登补处”,净土法门是凡夫而且都是照例的登了补处,一生补处。现在弥勒在兜率,这是一生补处菩萨,他只要再到人间示现一下就成佛,这称为“一生补处菩萨”。

  凡夫到了极乐世界就都是登了一生补处,都如同现在在兜率内院的弥勒大士一样。这是“奇倡极谈”,这种倡导是奇极,不普通,是登峰造极之谈。“不可测度”,不是凡情所能够推测、所能够考虑的,度是计度,就是考虑之意。

  “华严所禀。”《华严》所要明的一生成办的这个内容。

  “却在此经。”在这个经才能实现。

  “而天下古今,信鲜疑多。”从空间说是“天下”,从时间上说“有古、有今”,这个“今”一直包括到现在,都是怎么样?都是信得很少,“鲜”是少,信的人很少,怀疑的很多。

  “辞繁义蚀。”言语很多,道理就不明白,就像日蚀、月蚀的道理。

  “余唯有剖心沥血而已。”,这是蕅益大师,我只有把心挖出给你们看,很伤痛的话。古今都是如此,对于这样的事情熟视无睹,不能相信。

   《要解》后头又说,“当来经法灭尽,特留此经住世百年”。《无量寿经》,特别要留这个经住世百年。

    “广度含识。”含识"就是有情,广度众生。

    “阿伽陀药。”是应万病的药。

    “万病总持。”就是这个经。

    “绝待圆融,不可思议。”不是用头脑去想所能够想得出来的,不是你用言语所能表达的。

    “《华严》奥藏。”《华严》很深奥的法藏。

    “《法华》秘髓。”,很深祕的心髓。

    “一切诸佛之心要。”佛就是传心法门,以心传心,心中之要、要点。

    “菩萨万行之司南。”菩萨要六度万行,这是总的指南针

  “皆不出于此矣”,都不出在《阿弥陀经》、《无量寿经》之外。“欲广叹述,穷劫莫尽”,我预备要更广的来赞叹、来叙述,这个叙述你把一劫的时间都花进去也说不完。

  《法华》,天台宗认为这是“纯圆独妙”,天台宗是独尊《法华》,它说《法华》之圆是纯圆,它的妙是独妙。因为法都是妙法,经的名字就叫妙法的只有《妙法莲华经》,这独妙,自称它这个教是纯圆独妙,《华严》虽然也圆,但是没有它纯。《华严》就不这么说。

  “《华严》乃贤首宗尊为别教一乘,事事无碍,全圆之教。”因为到了“四无碍”,到了“理事无碍”、“事事无碍”,只有《华严》独具十玄门,所以“事事无碍”只有《华严》才是全圆。圆的全部,别的不是。现在看蕅益大师的话,《华严》“全圆”的奥藏,《法华》纯圆的秘髓,都在《无量寿经》里头。所以,“天台之纯圆,贤首之全圆”,都不出这部经之外。所以这部经是“圆中之圆”。蕅益大师虽然没有把名字像日本人这么明显的提出来,意思就是一致的,禅宗他们说“一鼻孔通气”,一个鼻子眼通气。说这两个人,一个鼻子眼通气,就是两个人见解相同。这就是我们中国的古德和日本的古德,在这个地方是一鼻孔通气。

  近代的印光大师,大家都尊崇为净宗的大德,赞叹《弥陀要解》,“理”和“事”都谈到了极点。“为自佛说此经以来第一注解”,这是《佛说阿弥陀经》以来第一部注解,他就认为这个超过《弥陀疏钞》,第一部好注解。“妙极确极”,“妙”是到了极点,确是正确、准确,也到了极点。“纵令古佛出世”,古佛再出世。“重注此经,亦不能高出其上”。所以大家《弥陀要解》这个书可以多看,尤其是要以净土宗为自己修持的人,印光大师这么赞叹。印光大师之可尊,从这几句话也可以看得出来,说这些话不容易,眼睛就是要比别人亮。所以我们要依止善知识、依止大德,首先他给我们的好处就是他的眼睛要亮,他给我们指的方向才是正确的方向。所以印光法师这些赞叹,这些赞叹《要解》的话,他的功德也无量。

  底下我们再引《疏钞》,《弥陀疏钞》里头,莲池大师稍有不同,他说“小始终顿圆”,这个经是“顿教”,说《无量寿经》、《阿弥陀经》本身是“顿教”,往前“通”可以通“终教”,往后“通”可以通“圆教”。“圆全摄此”,圆教全摄这两部经。“此分摄圆”,部分摄了圆教。对于小本这么说,因为小本的“事事无碍”没有发挥得很多,这么说是可以成立的。

  还有四法界,“事法界”、“理法界”。

  ”就是“本体”,也就是“妙明真心”,也就是“真如”、就是“实相”。“事法界”,从这个“本体”,从心所显现出来的森罗万象。“事理无碍”,“理”和“事”互相无有妨碍,圆融。“事事无碍”。这是第四种。前三个诸教(大乘教)都共同的,都能谈到“理事无碍”、谈到“事事无碍”的,“唯《华严》一经有之”,这是莲池大师的话,“名为别教一乘”。现在他就说“《华严》全圆”,我们净土这个经也有一部分,少分是圆教。“圆教全摄此经,此经分摄圆教”,这个经摄了圆教的一部分。所以他就判定《阿弥陀经》是分圆,是圆教,但是没有那么全,是分圆。可是他很有苦心,他就把大本、小本里头找出很多经文来证明这里头有《华严》的事事无碍 所以这个地方我们不要死于句下,我们要看当时实际的情况。莲池大师也判《阿弥陀经》是圆教、是顿教,这是跟古今的其他大德相同的地方。不同的在哪?有的尊崇净土法门就把这个称为是“圆中之圆”,不但是圆而且圆里面最圆的。莲池大师是谦虚,说我这个法门(一个是赞叹自己的法门,一个是谦虚)只是“分圆”,我是圆,但是是“分圆”。这个就和机缘有关系。所以我们有的时候不能不看机缘,不能不看时代的时节因缘。

  在莲池大师的时候正是狂禅,普遍全国上下,就是不信佛教的、就是儒家一般念书人、知识分子,没有不谈禅的,好像你要不明白,你要不说说禅,你就是面目可憎、语言无味,不风雅。所以就是文人墨客,各方面他们都是对于禅宗的书没有不看的。

  你看近代,像郭沫若,“泥牛入海无消息”,他的诗。“泥牛入海无消息”,这怎么讲?哪有这个话?怎么叫泥牛入海?这是禅宗的话。所以他们也都读过,不过就是很少,像这样的人少,过去在明朝那个时候没有例外。所以在那时候,莲池大师的《疏钞》出来,和莲池大师辩论的人,曹鲁川,很著名的,就跟莲池大师辩论,他很不服气,他说《华严》怎么怎么好。所以他那个时候如果像日本人那个说法,日本人说《无量寿经》超过《华严》,那在当时辩论就没有完了。曹鲁川当然是后来让莲池大师说服了。大家接受不了,因此也要看情形,要照顾大家的水平,所以就权巧方便,“俯就群机”,只承认自己是分圆。这个地方我们不要或者说有不同的说法,或者说莲池大师比不上其他的人,这些看法的不很恰当。

  可是我们看莲池大师的苦心,他就是把净土经文里头引出很多,证明跟《华严》是一样的。因为“事事无碍”只是《华严》一经所独具,《无量寿经》、《阿弥陀经》也有“事事无碍”,这个事实不就说明和《华严》是同类的吗?!所以在这个地方上,我们现在正是学他这个做法,我就是把《无量寿经》里头它的经文,我们把它挑选出来,我们一看十玄门一门也不少,在《无量寿经》里面全有,我这个做法就是向莲池大师学习。这就是证明本经是事事无碍,也证明本经就是圆教。

  华严宗立了“十玄”,叫“十玄门”,表明法界的无碍“玄”,玄妙,所谓“谈玄说妙”,玄妙。

  为什么名为“玄门”?因为通过这个门,可以达到进入《华严》圆教的玄海。它这个教义跟海洋一样玄妙到极点,所以《华严》圆教的“玄海”。但是通过“事事无碍”这十个玄门,你就可以去进入这个“玄海”,所以称为“十玄门”。《探玄记》里头就说了这“十玄”的次第,有十个内容。现在我们也是这样,我们就根据《探玄记》来做一个比照,来证明我们这个经和《华严》是同类。所以先师夏老居士说,《无量寿经》是中本的《华严经》。八十一卷《华严》是咱们人世间的大本,《无量寿经》是中本,《阿弥陀经》是小本,证明,做一个证明。

  “十个玄门”我们就一个一个的讲下去,今天讲不完,但是下一次可以讲完。

  第一个,叫“同时具足相应门”。“十玄门”是最难懂的东西,它既然称为“玄”,超情离见,就跟咱们世间的这些想法是格格不入的。

  底下我们先研究一下《华严》主要的宗旨、教理。《华严》的教理是“以缘起为主”,这一切就是从因缘起,所以“以缘起为主”。法界的一切,所有合在一块,成为一个大的缘起。从这个大的缘起,因为缘起就要出生别的,从这个大的缘起就成了一法,就这个大的缘起就可以成一切法。所以一切一切无非都是这个大的缘起所生“一切法”又起“一法”,这个大的缘起不就是一切法所成吗?!而这个大的又是“一切法”所起的“一法”,而“一法”又去成“一切法”。

  “一时具足。”同时都具足,“一法”、“一切法”都具足。

  “圆满显现。”都显,“一法”也显,“一切法”也显。

  “故曰具足相应。”所以叫做“具足”,“一”也在内,“一切”也在,都显现、相应。这就是这个玄门的涵义,什么叫“同时具足相应门”?它的涵义就是这个

底下,用一点经文、用一点譬喻,可以进一步理解。

  《华严·妙严品》说,“一切法门无尽海”。一切法门多,这是无尽如海洋一样。海皆言极多。

  “同会一法道场中。”如海洋之广之多的法,都会在一个法的道场里头,就是“一切法”都入在一个法里头,经文就这个意思。《大疏》,《华严经》的《大疏》,它讲“如海一滴,具百川味”。一切百川都流入大海,“一切法”流入大海也成了“一法”,这个譬喻不就是这样吗?!“一切法”成了“一法”,大海的一滴水就具足了百川水的味,百川水都在大海里头,你只要大海里取了一滴,百川的一切味都在这一滴里头,这一滴水里头就有百川水的味,“一法”就有了“一切法”。所以我们通过譬喻就好懂,不然就很玄,玄之又玄。所以具足相应,一切法成一法,一法就成一切法。

  《无量寿经》是不是有这个内容?我们看“至心精进品”里头,法藏比丘要发大愿,佛就给他显现。他说我要成就一个佛国,超过现在有的这些佛世界,可以不可以?我要请佛给我开示。我要超过它,我先要了解它。佛就把二十一俱胝,“俱胝”是千万,二十一千万个佛土都显现给法藏比丘看,它的功德、它的庄严。法藏比丘对于这二十一千万佛剎的功德庄严他都明了通达,如一佛剎。“二十一俱胝”就是二十一千万,这样许多佛剎就如一个佛剎,就是“一切法”入了“一法”。

  “所摄佛国,超过于彼。”“二十一俱胝佛土”就表无量的佛土,把无量的佛土摄成极乐净土。这也就是“具足相应门”,这是“十玄”总的门,也是本经的总相,同时具足相应。

  底下再举个例子,我们可以看得更清楚。经里头“泉池功德品”,我们都知道七宝池、八功德水,这个水的功德,“其水一一随众生意”,这个水能够随每个众生一个一个的意思,一个水是“一法”,能随一切众生一个一个的意思,它就包括了“一切法”。刚才我们说,“二十一俱胝佛国”成“一个佛国”,是“一切法”入“一法”。这个国中的水呢?这个水能一一随众生意,它这里就是“一切法”就在这个水里头,所以“一法”就具“一切法”。

  当初在这个泉池里头游泳的,敦煌的画图里头,极乐世界那些游泳池,都是菩萨头上有圆光,在游泳池游泳,游泳池岸边很多人看。极乐世界,因为它是凡圣同居,所以一样。极乐世界也有跳舞会,不过很庄严就是了,没有女的,都是男的。所以也有游泳,岸边的头上都有圆光,游泳池里头的人也都有圆光。在池中沐浴的人,各人的想法不一样,有的喜欢水浅一点,刚没脚;有的要过膝盖;有的人喜欢没脖子;还有人喜欢水下来冲淋浴,自上而下。一个池子多少人在沐浴,每个人所想像的,都随他的心显现,这不就是同时具足相应吗?!一个水能相应所有在池中沐浴的人、游泳的人。

  不仅仅是这方面的适应,而且水还说法,这是极乐世界不可思议。它是“一切法”成了一个“总的缘起”,从这个“总的缘起”生出来“一法”,每一法都是无量的功德,所以这个水是无量的功德。水说种种法,水中,它不是说,我们认为只说一个法,它水说种种的法,你可以听见“佛法僧声”、“甘露灌顶受位声”,种种声,后头文字很长一段,各人听各人不同,都在一块,你想听什么你就得到什么。还有好处,你一听就懂,所以他就非成佛不可。你不愿意听的,一点也没有噪声干扰,一点也没有,一点声音都没有,这就是“妙用”。

  “得闻如是种种声已,其心清净,无诸分别,正直平等,成熟善根。随其所闻,与法相应。”各人听的都不同,他听了之后就相应。

  “所不欲闻,了无所闻。”不愿意闻的,一点也听不到。

  “永不退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。”所以往生之殊胜在于不退,随时随处都是增长。只是一个水,而能同时同地满一切听的愿,各各听到自己所愿闻的法,随其你所闻,你还跟法能相应。这就是“十玄”的第一个玄,“同时具足相应门”,不可思议。

  第二、“广狭自在无碍门”“广”是很宽广。“狭”是很窄,“广”和“狭”很自在。“广”和“狭”是空间的东西,这就打破我们空间的这些概念。所以爱因斯坦他发明相对论以后他就知道,他说空间、时间都是来于人类的错觉。所以我们,大的能容小的,小的不能容大的;宽的能容窄的,窄的不能容宽的,这种种的概念,从科学说就来源于我们的错觉。他们这个说法就比牛顿进步多了。错觉就跟咱们佛教的名词“妄想”很接近,“错”跟“妄”差不多,“觉”跟“想”差不多。他们是有所进步,这是靠拢。但是科学究竟总是有局限,它靠拢是可以。有的人现在以为佛法就是这些道理,那又把佛教庸俗化了,就是这些道理可以使得我们理解、相信这些,有好处。

  底下我们先举个例子,《大疏》就举个例子。

  “径尺之镜。”一尺大的一个镜子。

  “见十里之影。”它可以看见十里的影子。“径”是很窄。“十里”很广。在第一次欧战的时候,德国的间谍在山顶上砌了一个圆顶的房子,在房顶的尖上安一个透镜,因此他就在这屋子里头,全山任何地方的行动,以至山底下的行动他都看得见。这是世间上的办法,利用这些仪器,广狭可以自在。所以窄的镜子看见十里的影子。

  我们经里头,“发大誓愿品”里说,“所居佛剎,广博严净”,很广大、很宽广,“博”也是大,很庄严、很清净。“光莹如镜”,光莹洁,像镜子一样。“彻照十方无量无数不可思议诸佛世界”,极乐世界的佛剎可以照到十方无量无数不可思议那么多的诸佛世界。一个佛剎是狭,诸佛世界是广,这广狭就自在,狭中就可以照到广。所以一个剎的力量和作用就遍彻了十方。“十方”就是“广”,遍彻十方,而一剎还是一剎之相,还是如故。因为“一广”之后就剩了“广”,没有这个“一”,这“一”还照样是“一”,这个“一”就是狭。力量无限的“广”和“一”法的狭不相妨碍,各个自在的出现,所以称为“广狭自在”。

  还有,“欲见诸佛净国庄严,悉于宝树间见。犹如明镜,睹其面像。”在极乐世界,你要想看任何一个佛国,在宝树里头就可以看见,就跟镜子一样,睹就是看,像镜子看见自己的相一样,可以在这个树里头看见十方佛国的情况。这都是广狭自在的意思。

  第三,“一多相容不同门”。它就说,“若一室之千灯,光光相涉”。如一间屋子里头一千盏灯,光跟光都涉入。这间屋子里头,这有两个灯管,那有两个灯管;四个灯管,四个灯管发的光就遍满这一个屋子。每一个灯管是“一”,四那是“多”,但是咱们这有光,你说我这只手是哪个灯管的光,这只手是哪个灯管的光,能分吗?到处的光都是四个灯所发的,然而四个灯各有各的光,你关掉一个暗一点,再关掉一个暗一点,四个都关就没了。各有各的光,每一个光遍全屋子,每一个灯的光之中就包括了其余三个灯管的光,这个灯的光包括那边灯的光,那边灯的光包括这边灯的光,这叫“相容”,“一”和“多”相容。当然四个灯包括每个灯的光,这谁都好懂,可是现在一个灯光之中就包括了四个灯的光,你能分吗?你要能分,我就把这话取消,因为你不能分。只要有光,这个光是它所在的地方,这一个光里头又包括了其他的光。中间的还没开,开起来也是如此。“千灯”就这个比喻。

  所以《华严》,“以一佛国满十方”,一个佛国就遍满十方,“一”就广;“十方入一亦无余”,“十方”进到“一”里面。就好像一个灯光满全屋,多灯的光入到一个里头也没有富余。

  “世界本相亦不坏。”各个世界的本相也不坏,灯还各个是灯。

  “无比功德故应尔。”这由于什么缘故?佛国无比的功德,所以自然是如此。这是“一多相容”之义。

  上头这句话是《华严》里面的。《无量寿经》里头怎么说?《无量寿经》讲到“宝香”,“国土所有一切万物,皆以无量宝香合成”,国土里头的宫殿、楼观、池流、华树,都是无量宝香所合成的,所以它“一”里头就有“多”。这个香普薰一切世界,你看香入到一个东西里头,这个东西又放香,放香就薰十方世界,所以“多”入了“一”,“一”又遍“多”,这是咱们经里头的话。

  极乐世界的万物,任何一个东西都是无量宝香所合成的,所以无量香入在一个东西里头,这就表示“一切法”入于“一法”,“一”、“多”就相容。又一物的一相,一个物它自己这一个相,与众香,它众香所成,与众香这个“多”的相共存。又有“一”,又有“多”,不因为“多”就没有“一”,“一”就没有“多”,都共存,还是二相,各自清清楚楚的。而这个香一放又遍十方,说明这个“一”法又遍于“多”。所以“多”入于“一”,“一”不坏,“一”又还放光,又“多”,更显“一”、“多”相容不同之妙。这是第三,“一多相容”。

  在我们现在这个世界,我们可以举个例。咱们现在电视大家都看,中央台有两个,北京台有两个,还可以收更多的台,各台的无线电波你一调对了,中央台出来;一换,北京台出来。那不就是说中央台、北京台、等等台,就都在你这个电视机里吗?要什么什么就出现。就在你电视机这个地方,不是“一切”都在这存在吗?!各个台的电波就入在你这一块,都在,都有。正这个“一”在这出现的时候,很清楚,一点不受影响,不是说萤幕上这片是北京台,那片是中央台,那就不成东西了。“一”就很清楚是“一”,你一换开关,马上别的台出现,不要把它请来,它就在这,它的“多”也是在这存在,彼此都相容。所以“一多相容”从这个比方也是一个例证。

  上面是“相容”,底下是“相即”。

  “容”是你包括我、我包括你。你这个灯的光包那个灯的光,是“相容”。我们说一个东西包括很多相,这是“相容”,许多相包括里头。

  相即呢?“容”是包括的意思,“即”是就是的意思。“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”,空就是色,色就是空,“即”,“就是”之义。所以上头讲的“相容”,这讲“相即”。晋译的《华严》是《六十华严》,唐译是《八十华严》。“一即是多,多即是一”,《六十华严》有这个话,这是“相即”,“多”跟“一”“相即”,这就叫“诸法相即”。一切法,这个法就是那个法,就像水跟波,波有多少多少波,水是一,水生了很多很多波,波是什么?波不就是水吗?波是石头?波是火?波是土?都不是;是木头?波就是水。波即是水,水即是波。但是水上生了波,波有大波小波、种种的波、千波万波,一时波动都出来了。

  北海的水没有波的时候水里出月亮,一有风一刮,波一动,月亮在水里就出不来,这波跟水。然而它自在,波和水,水就是波,波就是水,但是水能出现波,波有波的形相,波有波的作用,都存在,“一多相即”而自在。

  《华严》的《大疏》,它讲这个玄门就举个例,“如金与金色,二不相离”,即是金跟金的色,黄金之色跟黄金,这是“相即”的,色不离开金,金也不离开色,这两个不能分,“相即”。

  在本经里头什么地方?本经里头,“世尊能演一音声,有情各各随类解。又能现一妙色身,普使众生随类见。”世尊能演一个音声,但是听的人各个得到不同的理解。咱们就很难,头一个很难是什么?我要说话,广东人就不懂,外国人更不懂,到时候就要翻译,要一译通。开会,多少人做翻译,多少耳机子,多少人忙得不得了,不然都不懂。但是佛这一个音声里头,能使各各不同的众生随其本类而得到他的理解。

  你看,“又能现一妙色身,普使众生随类见”,现一个身,而各各众生所见不一样。各各众生所见的这个身,跟如来的就是一个,所以他是“相即,不是两个,但是大家所见不一样。

  就是说咱们现在舍利也都有这个情况,佛牙没有进佛牙塔的时候,我们很多人曾经去看过,看得很详细。大家所看不一样,前后看也可以不一样,但是总之就是一个佛牙。它为什么有这么多的相?最近还有一个人拍了照,那个佛牙在塔里放光,各个所见不同。这是佛协的秘书告诉我的。斯里兰卡公使的女儿,几岁,她去看,看就是一尊佛。她爸爸怎么看也看不出佛来,就是那个牙。这就证明这个话,依“众生各各随类见”,“现一妙色身”和一个牙都是如此。

  我自己看见就是很有意思,头一次看见整个就像那个图片上画的颜色一样,有点像田黄图章,黄色图章的样子。后来我磕了很多头,磕过再去看,它是一个长方的,在这条侧面上正中间一条白线,这是第一次。第二次再去看就全部是白的,白极了。第三次看,跟第一次整个相反,整个是白的,在侧面上有一条淡黄淡黄像象牙似的线。第一次看是黄的牙,里头有一条白的线,第二次全是白,那天大家看的都很不一样。还有阿育王寺的舍利,当时各个人看各个不一样。这都是“相即”之说,这些相跟那个佛牙它是“相即”的,是“一”,但是大家所见的“多”,“一”和“多”就“相即”。

  又经中“歌叹佛德品”,散的花在空中合为一个花,大家在极乐世界去散花,所散的花在空中成为一个花,这个花向下成为一个花的盖。所以多花成了一个花盖,多就成了一,一个花盖含了多的花“一即是多,多即是一”,从这个地方的“即”,说明一和多是相即的。“一”,都是花,成为花盖是“一”;花盖中有朵朵的花,这是“多”。这是诸法“相即自在”。

  今天的时间稍微过了几分钟,就到这儿,下一次把这“十玄”谈完了,谈完之后我们这个学期,我们把掌握这个重点,让它突出一点,所以这个进度可以比较快。但是大家愿意研究的话呢,自学的时候,把没有讲到的部分,大家辛苦一点,自己看一看。

  好,谢谢大家!

 

  十玄”,这是《华严》最特殊的,也是《华严》所独具的“十种玄妙之门”,通过这个门可以入如来正觉之海。这十个玄门在《无量寿经》里头都有,《华严》所独具的“十玄在”《无量寿经》都有,这就至少说明《无量寿经》和《华严》同类,这个论证很充分。在这个问题上谈了四个玄门,今天我们谈第五玄门,今天我们可以把这个圆满结束。

  第五,“隐密显了俱成门”。所以形式逻辑的人总是“边见”。“隐密”是隐藏起来。“显了”是明显出来。隐藏的和明显的就不并存,明显就是明显,就没有隐瞒、没有隐蔽;隐蔽就不明显。而这个说的是什么?这两者同时成立,说“俱成”,都是这样。前头说“一和多”,“一”就不是多,“多”就不是一,前头就把这种机械的观点在《华严》就把它扫荡了,“一就是多,多就是一”。

  现在就是“隐密”跟“显了”俱成,这个是什么意思?《华严大疏》就打了个比方,“若片月澄空”,在澄空之中,澄净的空中有一片月亮,这月亮暗就叫做“晦”,亮就是“明”,暗跟明是相并的,这在半月的时候我们很好体会,一半是明,一半就是暗。月圆的时候和没有月亮的时候怎么解释?正当明的时候暗就在里头,明所在之处就是暗所在之处,明天月亮一缺它就显现,所以它并没有不存在,还是存在。就是说什么?“隐处具显,显处具隐”,在月亮正圆的时候它就包括了那个隐,只要一到十六、十七,这个隐处就出现了,隐处就具显。尤其是半个月亮更清楚了,那个隐的地方就具足显的地方,显的地方就具足隐的地方。

  现在我们可以打一个更好的比方,科学进步了,客观的这些个事例,可供我们做例子的就多起来了。就是咱们大家天天看的电视,今天你在这正收北京台,北京台就显了,显的这个地方就具了一切隐;你这个开关一按下去,立即中央台出现了,中央台早就在这,一瞬间,这个去那个就来了。所以正当你显的地方,隐就在里头,它不要等到你走了之后它再来一个,它就在这。是不是这样?大家看看,大家如果看过电视的人都有这个经验,这个键一按马上,你比如搜这个台,换了这个台的键,马上那个台出现了,立即出现,它就在这。

 【推荐】 黄念祖老居士:  《无量寿经》讲记  第11集 - 觉平 - 觉 平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