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觉 平

无量光寿,是我本觉。起心念佛,方名始觉。托彼依正,显我自心。始本不离,直趋觉路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推荐】黄念祖老居士:《无量寿经》讲记 第57集  

2017-03-04 13:15:12|  分类: 黄念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推荐】黄念祖老居士:《无量寿经》讲记 第57集 - 觉平 - 觉 平

 

黄念祖老居士:

《无量寿经》讲记

57集

  

1991年讲于 北 中国佛学院 

点击此处观看视频

 

  所以“,怨家宜解不宜结”就是这个道理。结了之后就互相报偿。有的人有神通,看见武则天和萧淑妃,萧淑妃因为她死得太惨了,她就发了愿,愿我生生世世当猫,要把武则天挠住活着把她咬死。因此她就如了她的愿,她就咬死了多少生的武则天变的一只老鼠。但是咬多了之后,武则天她又变成债权人,她就咬她,咬她她变猫,她变老鼠,过一过她又反过来。所以这两个人还在那老鼠跟猫变还没完。这就是这个地方的意思,“后世转剧,至成大怨”。

  “世间之事,更相患害。”有些事情相更换的,要彼此互相成为患、成为害。“患”是祸患,“害”是毒害。

  “虽不临时。”虽不是马上就在眼前给你表现出来,可是因果是不虚的,决定所谓“不爽”。所以就连佛成佛之后还要示现马麦、穿足之报他因为什么?因为很多阿修罗寿很长,他看到修行的人最后就不受报,他就说因果没有了。所以佛就示现

  所以琉璃王打释种的时候,这也是报应,佛也头疼了几天,也受报,成了佛还要示现受报

  当年释迦牟尼佛在一个天旱,没有东西吃,就有一个池子,池子水也都干了,鱼就死了,他们就吃这个鱼。最后有条最大的鱼,最大的鱼是鱼王。释迦牟尼佛当年是个小孩,看这鱼很大,他还没吃鱼,他就拿竹竿敲了这鱼脑袋三下。结果这个鱼,等到他们这些人又到印度,又聚集而居,成为释种,贵族,这些鱼它们就变成琉璃国的人民;这条大鱼变成国王,就领军队来杀。

  来杀的时候,大目犍连看见佛不救他这些本族的人就觉得很奇怪:怎么佛不管?大目犍连就管,大目犍连神通第一,他把佛比较亲的这些人一起搁在钵里头,就托上三十三天。等战争过去之后,大目犍连把钵拿下来看,里头全化成了血水。过不去,因果不虚。佛也头疼三天,就是打了它三竹竿,表示果报不虚。佛其实已经无所谓。所以了知罪性本来空,实在是罪性本来空。

  所以底下一则公案,百丈的。说大“修行人不落因果”,就当五百世的野狐。问到百丈,百丈说“不昧因果”,这个野狐身就解脱了他不是堕落在因果,他“不昧因果”,因果还照常有因果。

  所以说法哪有那么容易?!一字之差堕五百世野狐身。有的人都想,以这个为什么,其实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、责任非常大的问题,这不是一个好像可以游戏的事情

  “因果”这个事,而且结成大怨,虽不是马上你就看得出来,但是你一定要想明白,这是决定如此。你对于这一切一切不要那么爱恋去追求,“应急想破”,没有一样你能跟得上去的。

  底下再说“人在爱欲之中。”“爱别离”,亲属都相爱、都很好。这个“欲”,想得到什么东西都是“欲”。你想得到这个、想得到那个,你爱这个、爱那个,可是你“独生独死,独去独来”。生你也是自己一个人来的,你什么也没有带来,也没有谁陪着你来。生的时候是独生独来,死的时候是独去独死

  “苦乐自当,无有代者。”你受苦、受乐都是你自己承当,没有任何人可以替你,你至亲的儿女、夫妻,他忧心如焚,他也难过,不能因为他的难过而减少你的难过,不能替你,说他也饶上一分,说明没有人能代替,是自己所作的,一样也跑不了。

  “善恶变化,追逐所生。”“善恶变化”,这就有两种解释。

  一种是憬兴的解释,善变化就是指善趣的报应,恶变化就是指恶趣的报应,所以“善恶变化”就指的善、恶两种报应。这是一个解释。

  再有《会疏》解释,这个解释是高丽人(朝鲜人),这都是唐朝的,憬兴是唐朝人,他有著作在藏经里头,解释《无量寿经》的。《会疏》就不这么解释,这个变化它是这么说,“今世虽善果”,今生你是在享福,是善的果,可是你所做的事、所作的业都是坏事,因此你来世的报就要变了。今生你享福,可是你现在做了坏事,来世你要变成什么?变成受罪。你现在虽是恶报,你在苦、在受罪,可是你情愿做的都是善事,来生你要变为福报。它把这个变化这么讲。所以“善恶变化”,千变万化,这都是文字问题,实质上没有分别。总之都是如是因、如是果,什么因、什么果,确实千变万化,造因不同,果就不同。

  这一切善恶,这些果报,“追逐所生。”你生的地方,你到哪里,这一切跟你到哪里,这些东西跟着你走。至于这些亲属,就是这些报应跟着你走,至于所去的道路,那是各个不同的。至亲的人,甚至于说一个炸弹下来炸死的人,去处也都是不一样的。有一样的,因为什么?因为大家性质差不多,工作差不多,也有,不能说绝对都不一样,会一样,但是更会不一样。

  “道路不同,会见无期。”再相会就无期了,而且再相会你也不认识了,最苦的事情就是这个。一转之间,谁跟谁都不认识,所谓“锅蒸外婆肉,鼓打舅母皮”,就都变了,变了猪、变了牛,皮剥下来打鼓,肉在那炖着宴宾客,这些都是亲属,就再见也不相识,就是提醒我们,不要争这些“不急之务”。这一切都是要回到上边那句话,这给我们详细的开演,我们怎么是争的“不急之务”。这些都没用,你这一切都没用,我爱这个、我爱那个,到了最后你自己走你的路,谁也不能替你。你爱他又爱不了,你不能尽一点力量。所以你要不往生,对于你的眷属你能尽什么力量?眷属对你还能尽一点力量,还可以念念佛超荐你,你自己不知哪去了,你也不知道你的这些眷属在哪,见到也不认识

  所以只有往生才能,往生就是把一个大悲剧变成大喜剧。这不是死,这是生。这不是爱别离、永别离,而是一个大团圆的开始

  有一个人往生了之后,就可以辗转度脱,把所有这些亲眷都度脱,都在极乐世界会见,大团圆,是真正的大团圆。世间的大团圆是一剎那,马上就分开了,谁也不认识谁,只有极乐世界才是真正大团圆的开始。道路不同,相会无期,世间人愚痴不知道。

  所以佛就劝勉,何不于强健时,努力修善,欲何待乎?为什么你们不在你们还强健的时候努力去修善,你们还等什么?人生最难得的是暇满之身,我们还都是暇满之身“满者”是没有残缺,神经、智力、体力都健全;没有残,不瞎、不聋,神经也不错乱,总还有时间有闲暇可以修持,暇满之身很难得。

  “人身难得,佛法难闻,净土难信。”这一切难都已经通过了,所以说何不再趁这个强健时突破这一关?所以大家都要争取。争取什么?争取对于往生有把握。我们说,大家都是往生有希望,尤其临终你要善根发动,很好用功,佛来接引,往生就很有希望。但是不敢说哪一位是已经有把握,你决定往生,恐怕这话就不好说。我自己也不敢说,但是我要争取,要争取到这一步,要争取到有把握,这才是“最急之务”,不要去忙那些“不急之务”。“最急之务”就这件事,我要趁这个强健时。

  现在圆得师就不行了,他送到医院去了,不能动,摔了一跤之后,躺了一个多月,长了褥疮,而且这次病了之后不容易提起这个精神。

  大家必须要知道,你强健时你还不能念,你到了有病痛的时候,你就更不能念了,你那个心力也不够了。不会说病都来了,自然而然我就会知道这个要紧,我去念,不尽然。还有病中这个念,确实是难念。

  所以就是说趁强健时要增加自己的能力,能够达到佛的愿里头所说的这些条件。所谓“至心信乐”这四个字,第十八愿,“至心信乐,十念必生”。“至心信乐”这四个字,你是“至心”,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心,你的“信”和“乐”到了登峰造极。

  我们敢说我们是“至心”了吗?我们是有心,我们也是“信”,我们也是“乐”,但是不能自己给自己加个封号,说我是“至心信乐”,我就符合第十八愿。你每个字都不能放过。“至”字怎么讲?孔子是“大成至圣先师”,圣人中登峰造极的圣人就称为“至圣”。皇帝称为“至尊”。你是“至心信乐”,所以哪能那么草草说自己相信?所以我们现在就何不于强健时,去争取有把握的往生!怎么做?你去做到“至心信乐”。所有一点点的疑都要给它破掉。

  现在上海"带业不能往生"之说大盛,这都是一种邪说我们就是要真正的相信“带业往生”,要没有“带业往生”就没有净土法门,净土法门也不可贵了正是因为如此,现在对于这个问题,国内、国外解决得不够好。而且上海徐恒志他来信跟我说,这种邪说响应的人很多。总之现在大家对于正法很难起正信,对于这一类的邪说大家很容易感兴趣,就是说“下里巴人”大家都喝彩,“阳春白雪”没人理所以我们要坚持,要坚持正法的住世,都要趁强健时努力修善。念佛是善中之王

  我们“往生正因”,“读诵大乘”这里头的第一句话,读诵咱们《大乘无量寿经》是第一句话,是往生正因。去努力修善,“欲何待乎”,还等什么?这话很深刻。

  还有,年轻不修,等我退休,等我什么什么。他不知道《涅槃经》讲,佛告诉迦叶,佛打了个譬喻,譬如甘蔗。甘蔗大家知道,造糖要压,我在四川就看见压甘蔗的,而且给你吃甘蔗汁,那个时候很高级的,囤着喝的。那个甘蔗压出来汁去熬糖,或者喝了,那个滓子没味,甜汁都压出去了。佛说“壮年盛色,亦复如是”,壮年时候的盛色,这个体力,他说也是这样子,像那个甘蔗一样,也是很充足的。“既被老压”,老了之后就等于压了一下,等于甘蔗在机器上压了一下,就成了滓子,成了滓子就“无三种味”,三种味它就没有了。

  一个是“出家味”老年就不能出家,老年出家只能当沙弥,按正规的,有些都是破格,正规是老年只能当沙弥。因为严格的戒老年人受不了,就是那么做你做不了,所以不如名符其实只当沙弥有很多老年人,你看香港的沈久成,那个编辑,他出家是沙弥,那个是比较合法的。

  第二是“读诵味”。读经、诵经脑力不够,人老了之后十个有八个脑力下降。不但是佛法如此,就是科学他们都说,最好的时候是二、三十岁,这一段里头脑子发展是最利的时候。老了,首先记忆力不行了,还有点理解力;有的再老,连理解力也不行了,再读书、看书,这个味就跟被压过的那个甘蔗一样,还是甘蔗,但是没味了。

  第三是“坐禅味”。坐禅你一坐总要在两小时以后,你才能够体会出坐禅的作用,你才能够得到进步,老年人一坐两个钟头也就是不可能。真正盘腿这么坐着,不是咱们这么坐,要端坐。所以大家你们要练习端坐是很重要的,要练习盘腿,这都是基本功。这基本功你不趁年轻的时候练好,老了你没办法,腿都硬了,更没法盘了。老了之后才能放腿。

  所以说,你何不趁这个时候努力?这是《涅槃经》的话,你等到老了之后再来,当然时间是有,可是这三种味就没有了。

  幸亏还有一个净土法门,说来说去,大恩大德的阿弥陀佛,幸亏有他的净土法门,不管你老少、贤愚,都收。所以大家及时努力,莫要蹉跎,佛还来劝我们欲何待乎,还等什么?

  下面又一段:“世人善恶自不能见。”世间的人看不到这个果报。因为这个果报是属于三世的因果。所以有人就常常这么说:为什么不立即给他现报?有时候是不可能的。也就等于说是你排不进去,只有特殊的情况才能排得进去。你排不进去不能今生就给你受报,只有极特殊的、极严重的

  所以那个张宝胜,气功师,他就是鬼道。他这个跟别人不说,他跟刘世为说点实话,他说他的后台就是个无头鬼,他到阴间看见过生死薄。刘世为就问他,他说生死薄有能改变的吗?他说有,但是极少,只有特殊的善、特殊的恶,才能把已经排定的程序可以改。但是一般没有这么大的力量,那也就是原来的不动。

  所以佛教讲“宿命”,不是“宿命论”,就是因为它都可以改,但不是特殊的因缘改不了。过去这一笔一笔的因果,因果下来,自然而形成一个宿命。因为它有的是双方的,我要还账,我要还给谁,那个债主他要来我才还给他;我要还账,他不来,我还给谁?这个事就很复杂,所以说都要排。说这因果,因缘种种要排在一起,我们以后就会怎么样、什么许许多多的,确实是有。所以说为什么可以算命。但不是绝对的,不是宿命论,承认宿命,就这个道理。他自己是不能见,它是三世因果。刚才我说,还有很多的阿修罗,寿命很长,他都记得谁做过什么事,将来他受不受报。自己看是看不见,他这个都看得见。因为你看不见受报,你就不信因果。所以目前的人就是不信因果。谁信做好事得好报,做坏事得坏报?我不拿白不拿,还有什么问题。贪污,这笔钱我不拿白不拿,他这个思想在这,他不相信以后要有果报所以“吉凶祸福”,吉的事、凶的事、祸的事、福的事,都努力去做,拼命去做,“竞各作之”。

  “身愚神暗,转受余教。”“身愚”,你身老造恶,所以说“身愚”,这是身作的。心不信正道,所以说“神暗”。说这种人,心在作恶,身在作恶,心没有正信,所以说他是“神暗”。

  “转受余教。”他不信佛教,他跑去什么?跑去信邪教去了,信外道的邪说。所以现在真正说起来,众生里头能信正教的很少,能信邪说的人确实是多。那个张香玉,有几万人信她,万人空巷,现在逮捕了。其实她这个非常落后、非常无知,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不应该信

  但是现在看,恐怕很有常识的人也都要信,那就是属于这一类,愿意信邪教的。他因为“身愚神暗”,他就是愚痴、痴毒,不能正信因果、听受经法,反而对于外道邪说他很容易相信、很容易接受。这些人都花了很多钱,听她说一次或者加持一下要缴几十块。现在在北京二百八十多个病床,都是经她医治而生病的。所以就是说对于正法不能生信,转受余教。因为现在有很多说是信佛,实际上是胡里胡涂的。

  以前来了一个大同煤矿的教师,先教数学,后教语文,最后教政治经济学,教了多少年,现在好像她还有点地位,打着佛教协会的印子到处跑,一个女同志。她跟我谈谈,见过上海的郑颂英,郑颂英把我的《大经解》送给她,她说看了很有好处,怎么怎么样。她说她念佛的情况,这点还不错,她说她不用嘴里念,也不用心里念,她自己用耳朵听,还能听到这一句。所以各个人都不一样。但是她还要搞道教,她说我这小周天、大周天是不是都不要?我说用不着管这些事。她说有人可又这么说,说你又信了佛教,你把道教的加上去不就更快吗?这种思想很可怜!她觉得对于佛教的东西我也来了、道教的东西我也来了,我这不是好处都吸收在一块,我不是更快吗?劝她的人就这个理由,她也就接受了。

  我说:这样的话,你连佛教徒都不是,你连“三皈依”都没有。所以大家就是“转受余教”,要相信别的教去了。所以坚持正信很难。

  常来的那个巴建明,他原本信耶稣教,前不久曾经有两天又念咒了,他现在很高兴,他说这我可以见黄老了。因为我跟他说,你去斗争,什么时候胜利,你来看我;你不胜利,你不要来了。第三天又不念了,就是善根、业力都在那斗。

  所以每个人都要知道,要趁现在我们善根占上风的时候用释迦牟尼佛这个话,因为我们的具体情况,这种情形我还可以补充,就趁着我们现在善根占上风的时候赶紧用功,切防业力发动,最怕业力发动

  所以巴建明这就是好好的,他要跟那个杨为闹意见,为不值得的事,闹意见就不来了,信耶稣教去了。这个你说是怪杨,不如说是他自己的业力发动。要“谨防业力发动”。业力发动就是天主什么就不来了,就谈这一些。所以要谨防谨防!“转受余教”,也就是最可怕的事

  所以这一切障碍之中,最可怕是“中断障”。把你杀了,只是断你的寿命;你要是不信,你修持中断,这是断你慧命所以“中断魔”、“中断障”是最厉害的。“转受余教”,这个就是颠倒见,你佛教不信,跑去信邪教,这不就颠倒了吗?而这种颠倒见相续不绝,这个颠倒见就更能产生出无穷的颠倒,于是乎就永溺于生死苦海之中。这个根本是什么?就正因为愚痴,“身愚神暗”。所以生死是“以痴为本”,就是无明为本。这是什么?“颠倒相续,无常根本”。所以无明是根本,愚痴是根本,这种“身愚神暗”,信余教就颠倒,这就是在无常生死中,以此为根本。

  再底下一段是“蒙冥抵突。”

  “蒙”是有眼睛珠而不能见,叫做“蒙”。“冥”是表示暗昧,表示无知。“蒙”跟“冥”加在一起,“蒙冥”就是眼睛瞎,用来做譬喻,整个两个字搁在一块也就表示暗昧无知

  “抵”是抵触,以前讲过;“突”是冲突。义寂解释这几句就说,蒙冥抵突”是什么意思?就说是“无所了知”,这个人很无知,碰见事他就违犯,他都不同意如小儿在夜里头看不清道路胡跑,“狂犬妄走”,疯狗不知道方向,“无所不作”,没有什么事不做的,这个就更低了,这就是“蒙冥抵突”。愚昧,他不明白经中的意思,跟他讲也不懂,而且他还抵触,听了就冲突,他还要批评,对于经法不能信受。

  “心无远虑。”心里头没有远虑,考虑不到来生这些事情。

  “各欲快意。”就求眼前痛快,有酒当醉就醉,各欲快意。而且心里头嗔心很重,很容易生气,

  “迷于嗔恚。”没有远虑,各欲快意,就是想自己痛快,在这个嗔恨心之中使自己迷了。

  “贪于财色。”一个是嗔,一个是财色,贪。所以“贪嗔痴”这三个是三毒。贪财好色,所喜欢的只是这个事。

  不信经法,没有远虑,嗔恨,贪财好色,“终不休止。”没有停止的时候。这种人,“哀哉可伤。”悲哀,可伤,这佛感叹。

  “先人不善。”这些人怎么回事?就是由于他的祖先就不好、就不善,不懂得道德,没有人跟他讲。

  “无有语者,殊无怪也。”所以也怪不得他。所以现在抓的那些坏人,把父母拿去陪斗,父母是有负责。

  可是“死生之趣,善恶之道,都不之信。”要是都不信的话,并且说根本就没有。很多人都是这样,因为没人跟他说,他也不相信,佛的话他也不听,听的时候他也不同意,他抵触,他就认为这一切都没有。你说都没有,可是你自己会看得见,只要你好好看一看。

  “更相瞻视。”你只要好好注意看一看,你自己会看见。或者父亲在哭儿子,或者儿子在哭父亲。

  “兄弟夫妇,更相哭泣。”这个哭那个,那个哭这个。

  “一生一死,迭相顾恋。”一个死,一个活,互相这个时候思虑、留恋。存在者就伤亲人之永别,我这存在,可是我的亲人和我永别,我很悲伤。死的呢?死的就要悲自身之长逝,我这个自身在世间就不存在,我要走了,我不知跑到哪去,再也不能同大家相会。所以这“爱别离苦”,生离死别,互恋难舍,如刃刺心,就如同刀子扎在心里头一样,这个必定你看得见。所以不信,不信你也不能免,你也看得见。

  “一生一死,“迭相顾恋”。昔日的这些恩爱,现在都成了忧苦,爱要别离了。这两个事情,爱也罢,苦也罢,束缚你的身心,如同绳子打了个结,让你出不来。

  “忧爱结缚。”就是这样子,“忧”和“爱”捆起来了。

  “无有解时。”没有解脱的时候,众生就是如此。这个“结”,《大乘义章》说,“烦恼闇惑,结缚行人”,能够把行人捆住,就叫做“结”;“又能缚心”,把心也捆住了,所以也叫做“结”。

  “亦能结集一切生死故。”所以这个“结”字就是两方面的含义,一个就像打上结,栓上扣,你跑不开了,这个叫做“结”;一个它能“结集生死”,它把多少生死都给你集起来了,有两方面的含义。所以“忧爱结缚”,结集这些生死怎么结的?就是由“忧”和“爱”,这么结缚起来的,没有解脱的时候。

  要知道“思想恩好。”彼此相思,“思”就是互相想念,彼此有“恩”,彼此感情很好。

  “不离情欲。”所以西方的哲学赞颂爱情,东方不如此,爱情没有什么神圣,是“不离情欲”。“情”还高超一点,“欲”就跟动物是一样的动物都有欲,兽欲,欲,比动物不高多少,谈不到什么神圣。一个人为什么不爱一个岁数很大的贤者,不管是男的或者是女的,必须看上一个年纪相当的美貌的男子或者女子?这就是“欲”。没有什么理智,也没有什么尊重。与其说是爱对方,还不如就是说他要满足他自己本身的要求,就从这,说穿了就是这么一回事,没有什么高超。所以这一种是不离开“情”和“欲”,再上一点就是“情”。比如有一方都残废了,他还跟他很好,这就高了,这里头就不是“欲”,而且有“情”。

  但是要知道,“情”这个事情,在修道人的里头,“情”这个事情也是堕落之因。一个是“情”,一个是“想”,咱们人是“情”和“想”各占一半。

  所以“纯想即飞,纯情即堕。”如果是这种情念就堕落;“纯想”,这个“想”就是理想的“想”那个“想”字,离开了“情”。所以我们说“超情离见”,要超出这个“情”。“思想恩好,不离情欲”,好一点是“情”,其余是“欲”,总之不离开“情欲”。就是“情”,也是堕落之根,“纯情”就堕落。人就是一样一半,在中间。纯想即飞,你可以生天;或者你善根厚,可以生西方极乐世界;再高的话,你可以当下成就,你飞在佛的心中。这个“飞”大家也不要体会成真是一个鸟那么飞,这个“飞”就表示快速就是了,超越空间。所以“纯想即飞”,这不是堕落。堕落也不要体会就是掉下去了,不是说地狱都在地心,你要堕落再深的时候,从美国那边出来了,大家都不要这么执着。地狱哪都有,经上说海边上、树林子里头,什么地方都有地狱,空中都可以有。所以都是由于“恩好”,都是由于“情”和“欲”。

  于是“惑道者众,悟道者少。”对于这个都看不出,都是对于道迷惑。所以这个“道”字是个很深的字。鬼神“重德不重道”,鬼神不是不重“道”,他不懂得什么是“道”。“德”大家都能够懂、都尊重、百神都呵护,对于“道”这个事他不能懂像牛头没有见四祖以前,百鸟衔花、猿猴献果,尊重他,等他开悟以后就没有这个事,大家不了解,鬼神不能测,不了解。因此像这种还在情欲之中的人,他怎么能够悟道?他对于“道”是迷惑。

  所以“惑道者众,悟道者少。”能够懂得“道”的是非常少。

  “各怀杀毒,恶气冥冥。”每个人的心里头都有杀业这个毒。这个就说到嗔心,嗔恨之心。所以古人说,“一点嗔心火,能烧功德林”。嗔心是地狱报。贪嗔痴,痴是畜生报,嗔心是地狱报,因为嗔心一来,他一点慈悲心都没有了。世人能够醒悟的很少,能够懂得这些因果、懂得这些的很少,更谈不上悟道,对于正道他是迷惑的。所以心中就是一种杀毒。这个杀毒好像我们没有感受到,怎么说世间上的人都有杀毒?这个世间上吃荤怎么没有杀毒?这一天杀多少,过年过节,一个年一个节杀多少,他为什么不觉得惨?反而讲吃,赞叹吃活的,赞叹把鱼吃完了鱼眼珠子还在动,赞叹南方人吃那个炝虾,虾子在桌子上乱蹦,捡了就往嘴里头吃,这不都是杀毒吗?有的人以为是,耶稣教说这是上帝造给我们吃的,所以耶稣教它的致命伤也就在这。他要你慈悲什么都好,他要造出这些东西很美味,而且它并不痛苦,那我要给上帝磕头,我也就不吃素了;它真疼,那你就不公平了。如果造成这样,还要给人家吃,还要这么痛苦,它的味道这么好,有人也喜欢吃,而且死要这么惨,螃蟹在蒸锅里头爬,活活的蒸死。

  所以这一切,我们这个毒,娑婆世界五浊恶世这个毒,大家说我从来没有杀过人,但是仔细要想想这个杀业,就是这个口福之祸是很严重的。到处去宣传赞扬,什么都吃,活的东西,而且愈吃愈多,这都是杀现在又是种种的恐怖主义,以杀为能事,得意。因此就“为妄兴事”,所做的事都是错事,所追求的都是“妄”,他喜欢杀业,他贪心,种种一切都是这样。

  “为妄兴事,违逆天地。”嘉祥大师说,“上不顺天心,下违阎罗王之意”,这么杀生,这种种种种的。

  而且是任意作恶,所谓恣意。“违逆天地,恣意作恶。”这个罪就到了极点,恶贯满盈。

  若人恶贯满盈的时候怎么样?就“顿夺其寿。”这就立即报应了。本来是按他的宿命,这要改生死簿了,“顿夺其寿”就是不等他的寿完了,顿然就把他的寿命给斩断了,截住。所以《嘉祥》说“顿夺”什么意思?“灭寿”,把他的寿给灭了,“夺算”,天算有多少数,说他是七十,就夺过来,没有了。这的意思就是说,世间人因为愚痴就发生了嗔心,相杀相害,心怀毒恶,所做的都是妄事,没有真事、正事。这么样子,到了造罪,尤其是过去生中又有罪恶,这种业力引起种种的恶缘都凑起来。所以大家要知道,这些都凑在一起的。

  所以因缘愿力能生善根;坏的方面也是如此,坏的因缘、坏的业力也能出生罪根这样的话,他这一切坏的东西都出来之后,他就恣意作恶,忘形的、任性的做坏事。等到恶贯满盈,等恶满了,这个果报就显著了,就顿然夺他寿命,堕落三恶道。堕落之后,你所受的果报就没有哪一天可以出来。最严重的是无间地狱,就是说有一天大爆炸,咱们这个宇宙大爆炸了,地狱一点也没有了,一般的地狱就释放了,可是无间地狱不行,这种人还得换到没有爆炸的世界去入狱。因此要入到这种地狱,他就没有出期,所以叫“无有出期”。

  “若曹。”就说你们,就是释迦牟尼佛说大家。

  “当熟思计。”你好好的想一想。

  要“远离众恶。”不要觉得这无所谓,这一切恶都要远离。

  “择其善者,勤而行之。”要挑我们人生之中哪些是善,要勤而行之。所以我们一切助人都是善,而善中之王是念佛、是弘法,要挑这些去勤行。

  要知道“爱欲荣华,不可常保。”自己所爱的,所享的这些荣华富贵,今天这些安乐享受是不能够常保持住的。

  “皆当别离。”都会和你分手的,都是假的。

  “无可乐者。”这就是佛的大智慧的话,就你现在认为可乐的东西也没有可乐的,实际上真是如此。我常说,就是看着很好看,不过是一个肥皂泡,看着五光十色,实际马上就破了,而且我是从小我就有这样的感觉。所以一般人常常有这种感觉,知道席散人空,一个盛会,等到席散人空的时候就觉得有些悲哀,刚才盛会不在了。可是我从小就有这个感觉,就说正当这个盛会,正在兴高采烈之时,我这种悲哀的心情已经出来了,这就是“无可乐者”。有的时候还觉得,看见我自己也参在里头,我觉得真的无可乐。但是看见别人,我觉得这些人都很苦,他在那狂欢,我觉得他很苦,实际就是这样一种感觉,“无可乐者”。尤其是现在你看到有一些这种音乐、这种舞,表现狂欢,实际也可以说是一种挣扎、一种嘶叫,很苦。实际说真实的,在娑婆世界没有什么是真实可乐之处。

  “当勤精进。”这就劝导正念,你们应当要勤奋,勤奋去做什么?要勤奋去精进。你们已经信了,因为当时在座的两万人,一万二千是比丘,七千是男居士,就一万九了;五百比丘尼、五百女居士,二万人。还有天人、阿修罗种种种种,那就不知道多少数。地球上的人是二万,还有诸大菩萨,就算“汝等”,这个“汝等”最主要是指的,当然广泛的都有,这里头最当机的还是以阿难为首的地球的这些人。

  说好好思计,“远离众恶,择其善者,勤而行之。”这一切都不可常保,皆是“无可乐者”,要勤精进。你们已经做了和尚,做了比丘尼,男居士、女居士,今天又听佛说了极乐世界,底下还有“礼佛现光”,极乐世界现前,所以在这一会的人都大有因缘,都要精进(这个进步是在正法上进步,不是得了点什么),要生到安乐国。

  所以佛就正式在劝所有在法会上听法的人,实际上也在劝我们。我们今天读这个经,我们读到这个话,

 

【推荐】黄念祖老居士:《无量寿经》讲记 第57集 - 觉平 - 觉 平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